红色黔东:关于枫香溪会议

廖汉生 铜仁党史


 

  

 廖汉生(1911年11月14日-2006年10月05日),土家族,湖南省桑植县人。1929年参加革命,1933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55年被授予中将军衔。廖汉生同志是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久经考验的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无产阶级革命家,我军杰出的政治工作领导者,第六、七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副委员长,中央军委原委员,国防部原副部长,沈阳军区原第一政治委员。该文是廖汉生同志对枫香溪会议的回忆。

           枫香溪会议旧址


枫香溪会议在司令部召开,当时无所谓政治部,政治部只有四人,和夏曦五人,有四个干事。现在还有黄新远健在,他也退休,在长沙,他当时是政治部秘书,军事秘书是我。    

我们驻在枫香溪的镇子上,街道不大,是个小巷子。在枫香溪期间,我们成立了一个干部大队,在枫香溪进行训练了一个月左右,当时的学员现还有杨秀山(解放军政治学院副院长)。干部大队毕业开典礼会时,夏曦、关向应都在场,这期学员毕业后,主要是搞政治工作。    

在贵州黔东枫香溪一带,我们红三军中恢复了连有指导员,团有政治委员,师有宣传队。当时我在七师任师政委书记,杨秀山当时在七师当宣传队队长,樊哲祥当时也是宣传队队长(他现在北京炮兵学校)。    

枫香溪会议决定了些什么问题我不知道,因参加枫香溪会议的人员就只有那几个(指夏曦、贺龙、关向应),其他再没有别人。当时开什么会是很讲究职务的,是湘鄂西中央分局委员会议,不是分局委员是不能参加的。当时夏曦是中央党代表,贺龙、关向应是委员,卢冬生是师长,七师的师长,不是分局委员。卢冬生好象留在黔东当过司令,我们大部队走后不久就垮了。枫香溪会议我没有参加,也没有见到过什么文件。黔东特区的情况谭友林、樊哲祥同志都知道一些,我记得没有什么文件。当时写文件写得好一些是樊哲祥,谭友林专门负责印刷(现谭在新疆军区),当时我们红三军中主要能写的是夏曦,关向应、贺龙、卢冬生都不能写。 

 

        枫香溪会议纪念碑

 

黔东的沿河、德江、印江、江口、松桃、酉阳、秀山我们都到过。在枫香溪我们九师师部住祠堂边。    

枫香溪会议不会开得很长,也不会开三五天。当时一般开会不象现在,什么先预备会,然后才正式会议。当时就只有那么两三个人,总部和其他没有召开什么会议,那时红三军没有什么总部,只有供应部大一些。

我们在南腰界召开一个比较大的会议,时间是1934年的8、9月间,团政委、师宣传队长都参加了会议,主要内容是批评帮助夏曦。会议上,夏曦不服发了脾气,贺龙同志见夏曦不接受意见也发了脾气。南腰界会议没有解决根本问题。    

中央五中全会决议是一个交通员(中央派来的)用黑墨水写在白衣服上送来的,胡友生同志知道些情况(现在云南省计委副主任)。   

我们到贵州黔东后,成立了宣传队,宣传队主要是向群众宣传,做群众工作。我们在黔东进行了土地改革,成立了地方武装,开始是成立独立团,后来是成立独立师,收编了神兵,收编了一个铁壳二大队或叫什么的。    

在黔东时期,我们部队没有副师长的编制,团也没有副团长的编制,在沿河我们部队只牺牲了一个排长,当时根本没有副师长。



    发送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