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黔东:红二、六军团黔东会师前后

李达 铜仁党史


李达(1905-1993)原名李德三,陕西省眉县人1955年被授予上将军衔。1934年7月,李达随红六军团西征,时任军团参谋长。本文是李达对红六军团与贺龙率领的红二军团(此时已改编为红三军)在黔东会师经过的回忆。

 

1934年夏末,中央军委指示我们红六军团担任突围的前导任务,并和贺龙同志所部会合。    

但是,当时中央军委的负责同志并没有说明我们是作为长征的先遣队出发的,只是要求我们每日必须将行军路线和宿营地用电台报告总部。以后我们每经过一地,此地随即遭到国民党军队轰炸。有一次,我们看到一份国民党报纸(可能是湖南的),在头版以大号标题写着:前面乌龟爬开路,后头乌龟跟着来(大意)。这当然是国民党反动派对工农红军的诬蔑。然而,看了国民党的这份报纸,我们才知道总部是完全按照我们的前进路线走的。敌人破译了我们的电报,又摸到了我军总部的行动规律,所以就对我们的宿营地点,隔一定时间进行轰炸。由此,我们才知道,红六军团实际上是担负了长征先遣队的任务。    

我们红六军团由任弼时、萧克、王震同志率领,经过一个夏季的行军,冲破敌人的封锁和包围,途经湖南、广西,向黔东和湘西交界处挺进。    

贺龙同志率领的红二军团在什么地方,我们没有确切的消息。根据从各方面获得的情报判断,他们很可能在湘西凤凰一带活动。于是我们就朝着凤凰方向寻找。    

我带着先头部队,走在主力的前面。10月7日,我们行至贵州余庆县西南(石阡县甘溪)一带,突然与桂系军阀廖磊部遭遇,先头部队被敌人冲断。我和第四十九团、五十一团的两个团部及机枪连一共400余人,同军团首长失去了联系。在这种紧急情况下,我考虑应该首先找到贺龙同志率领的部队,然后迅即回头支援红六军团主力。于是,我把这个400人临时组成一个先遣支队,按照预定方向,飞奔前进。    

 我们经过几个昼夜的艰苦辗转,由德旺绕道梵净山西侧,到了甘龙口附近。我们听当地老百姓说,这一带常有部队活动,但不知道是什么部队。我们又详细地询问了一些情况。从这些蛛丝马迹判断,这很可能就是贺龙同志率领的队伍。得到这些线索后,我们都很振奋。  

 10月15日,我们又进一步打听到,在黔东沿河县一个叫枫香溪的镇子(现属德江县)附近有红军部队。于是,我们又直奔枫香溪,走了大约不到半天的路程,就看到一座小山上有部队活动,他们都是老百姓的打扮,而我们穿的都是制式军装。他们发现我们后,误认为是国民党军队来搜山,就作出了戒备行动。  

 我怕他们发生误会,便让部队停止前进。我取出随身带的纸笔,简单地写了封信给贺老总。大意是:我们是六军团奉中央军委命令,前来找红二军团会合的。我是李达,率先遣支队走在前头,要和贺老总会面的。信写好后,我派人把信交给了他们当中的一位同志。    

 这位同志把信送走之后,我们焦急地等待着消息。不一会儿工夫,就有几个人疾步向我们走来。走在最后面的一位,身材魁梧,头戴礼帽,脚穿草鞋,和其他人一样,也穿着深灰色的衣服。他满面春风,走到我跟前时,十分高兴地朝我伸过手来。我迎了上去,同他紧紧地握手。他说:“误会了,误会了。我是贺龙。听说你们六军团要来,我们十分欢迎。你们辛苦啦!”说完,又向我介绍了关向应等同志。  

 终于见到寻找了很久的贺龙等同志,我真是喜出望外,立即把六军团的情况向他们作了汇报。贺龙、关向应同志听说六军团还在同敌人战斗,非常关注,立即研究了接应六军团的办法。然后,贺龙同志豪爽地说:“命令部队做好准备,去接应六军团。”    

 休息了一天后,由贺龙、关向应亲自率领部队,兼程南下。我们这个先谴支队当向导,在梵净山麓我们会合了六军团的第五十一团。我们和郭鹏、彭栋才等同志相遇时,他们先向我们吹号联系,我们也用号回答。然后,我们一同奔向木黄。    

 10月24日,红六军团主力部队在任弼时、萧克、王震同志的领导下,经历了千辛万苦,摆脱了敌人重围,在木黄同贺龙同志所部会师。任弼时、萧克同志由于过度疲劳,只得坐了担架。    

 王震同志见了我,百感交集,紧紧地握着我的手说:“李达呀,我们还以为找不到你了呢!谁知道你真把贺龙同志给找来了,你这个参谋长还不错嘛!”    

 红二、六军团的指战员们虽然以前各不相识,见了面却象久别重逢的亲人一样,许多同志激动地流下了热泪。    

 贺龙同志非常兴奋,对六军团的领导同志说:“这下可找到你们了!”他对任弼时和六军团的同志很尊重,特别关切地询问中央红军和六军团的情况。我听到他多次对任弼时、萧克、王震同志说:“你们来自井岗山,来自毛泽东同志身边,要好好给我们介绍经验啊!”  

 会师以后,贺龙同志还带着干部到六军团来学习,并请求六军团抽调一批干部到二军团(红三军恢复了红二军团的番号)工作。他还指示二军团要尽一切可能照顾好六军团,保障好六军团。二军团的指战员们按照贺龙同志的指示,在相当困难的条件下,给我们筹粮、送肉、送盐,组织人上山选割细软的茅草给我们当铺草;还给我们许多干部配备了乘马。 (谢武申 整理)


 


    发送中